绵阳网赚论坛

挂机屋网赚论坛_*ST利源70亿债务压顶 这家百强民企还能扛过去吗?

admin 2019-09-26 13:08 网赚论坛 0 评论

挂机屋网赚论坛  原标题:爆雷!70亿债务压顶、创始人病逝,这家百强民企还能扛过去吗?

挂机屋网赚论坛  导读

挂机屋网赚论坛  吸金百亿,终成梦魇。

  一年多来,*ST利源(002501.SZ)历经了银行账号被冻结、深交所痛批、创始人去世、披星戴帽、重组失败等一连串事件之后,其发行的“14利源债”又违约了。

  70亿债务压力山大

  9月19日晚,*ST利源发布公告称,因公司目前资金周转困难,不能按  期兑付“14利源债”的本金及利息。

  *ST利源是吉林省辽源市的明星企业,成立于2000年,主营各种铝型材深加工,为日本三菱、美国苹果等国际知名企业的供应商。

  公开资料显示,“14利源债”于2014年9月22日正式发行,发行总额10亿元,余额为7.4亿元,期限5年,债券利率调整前6.5%、调整后7%。按照约定,本次债券兑付日为2019年9月23日。

  此次债券违约,对小债来说并不意外。因为就在不久前的8月14日,*ST利源回复深交所回询函时表示,还债压力山大,恐怕力不从心。

  当时公司称,为了兑付“14利源债”本息,公司进行了各种努力,包括与省、市政府及银行沟通、与债券管理人沟通等,均未达到预期效果,公司无力偿付“14利源债”本息。   

  其实,自2018年以来,*ST利源便陷入了资金非常紧张的局面。“14利源债”只是*ST利源庞大债务的冰山一角。

  据其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9月19日,*ST利源有息负债总额超过69.68亿元。

  另一方面,*ST利源被冻结的账户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截至2019年7月31日,*ST利源新增冻结账户36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达到56个,总冻结金额为5045万元。这部分被冻结的账户资金,占到了公司资金流水的77.80%。

  20   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末,*ST利源的经验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1773万。而其流动负债合计已经高达71.5亿元,负债合计86.96亿元。

  账户的不断冻结与现金流的枯竭,无异于让*ST利源的债务危机雪上加霜。

  创始人因病去世或因“急火攻心”

  面对债务危机,*ST利源也曾奋力自救。其中,重整被外界寄予厚望。

  2016年,*ST利源募投沈阳项目,该项目是要使公司获得制造轨道交通车辆整车的能力,由装备制造升级为轨道机车制造。但是,该项目原本计划投资不足50亿元,最终投资却接近百亿元。为筹措资金,*ST利源创始人、实控人、时任董事长王民甚至曾通过民间借贷为项目筹措资金。

  这个吸金百亿的大项目,最终将*ST利源拖入了债务泥潭。

  2018年8月,利源精制债务危机爆发。同年7月,曾任诺德股份(600110.SH)总经理的沙雨峰空降*ST利源出任总经理。沙雨峰上任后开始积极寻求通过股权重组等方式,引入具有国有背景或者具备更强资金实力的股东,以解决公司流动资金不足的困境。

  随后不久,被寄予厚望的沙雨峰出任*ST利源董事长。而一年多来,*ST利源高管变动频繁,除董事长、总经理外,总工程师、董秘、财务总监等相继离职。

  2019年2月18日,*S  T利源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不久深交所也给予王民、沙雨峰等公开谴责的处分,指责上述人员对关联交易、银行账户被冻结、主要资产被抵押查封、重大债务逾期、信披不及时等十项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立案调查以及深交所列出的“十宗罪”,让*ST利源的重组之路陷入困境。在随后对投资者的公开致歉会上,沙雨峰表示:“如果重组没有希望,我会主动辞职。”

  一个月后的4月25日,沙雨峰宣布辞职,等于宣告了公司重组失败。而就在此十天前,*ST利源创始人王民已不幸病逝。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初,原本只做铝材经销生意的王民以1万元现金起家,与妻子张永侠共同建立了辽源市利源散热器制造有限公司(*ST利源前身)。历经多年打拼,公司于2010年顺利上市。

  小债发现,在危机爆发之前,*ST利源的业绩其实还挺不错。自2010年上市到2017年之前,其净利润增速均保持在20%以上。

  拐点出现在2016年启动的沈阳项目。王民对这个项目寄予厚望,希望籍此实现公司的转型升级。但是,伴随着百亿“豪赌”,*ST利源开始越陷越深,难以自拔。

  内外交困下,*ST利源2018年的业绩出现大幅变脸,亏损高达40亿元。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王民因病去世,外界曾猜测或是“急火攻心”。对此,小债不禁有些唏嘘。

  如今,辽源中院已经启动了对*ST利源的破产预重整程序,如果重整失败,*ST利源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下发留言评论。

责任编辑: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