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网赚论坛

中国7月调查失业率5.3% 前值为5.1%。_绵阳网赚论坛

admin 2019-08-14 10:21 网赚项目 0 评论

2019发财好项目清远公安权威发布

关注获取更多警讯00:28

2016年的某一天,清远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收到一信件,这封信件是从省公安厅转来的一封举报信。举报信上列举了一些人的犯罪情况,主要是有关非法采砂,还有欺压村民等等。

警方在这封举报信中发现,被举报的对象是一名叫陈某辉的男子,该男子对清远市龙塘镇的村民来说并不陌生。讲到陈某辉,很多人会说他生意做得很好,就像是成功人士。这样一位表面上看似成功的企业家,背后是否真的存在举报信里所列举的问题呢?

清远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对陈某辉展开调查。根据举报信的内容,警方首先联系到了相关的知情人。那个受害人被团伙组织成员长期欺压,警方首先通过他了解到其三兄弟家里被(团伙成员)打砸过。

事情还要从2014年说起,当天大沙塘村的村民阿军(化名)开车从外地回到大沙塘村,当他行驶到村口的时候,栏杆突然放了下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据了解,在大沙塘村每户有车的家庭每年要交200元的停车费,阿军家人一般都会准时缴纳。此时阿军打了一个电话问家人是否有缴停车费,电话那头称早就交过相关费用。阿军得知情况之后,就下车找保安说明相关的情况。

但保安仍然坚持说村长交代没有交费的不让进。阿军此时才明白,这帮人是故意刁难自己。原因很简单,就是在村里的很多事情上,阿军和一些长辈不同意村长的做法。

所以阿军就走路进村找村长(陈某金),在跟村长理论过程中,双方发生争执、打斗,导致村长的手指受伤。

陈某金是大沙塘村的村长,与之前被举报对象陈某辉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两人的关系如亲兄弟一般。所以村长陈某金受伤之后,陈某辉就授意自己的手下对阿军等人进行打击报复。

通过这件事,陈某辉一方面清除了异己,另一方面也再次巩固了他与村长陈某金的关系。从此,村民们再也不敢对这帮人有反对的意见。

此外,陈某辉在村里还养了一些“马仔”,平日里在村内作威作福,强行霸占村里的公共资源。村长陈某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大沙塘村,有一间文化活动室,是村民们休闲活动的地方,陈某辉等人把这里作为一个据点,强行霸占。不仅强占村内集体资源,还不让村民聚在一起,只要有两三位村民在一起聊天都会被陈某辉的“马仔”驱赶。以前相互熟悉的村民现在变成了陌生人。

经过初步调查,专案组的民警基本可以确定举报陈某辉内容的真实可靠性。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组民警发现,陈某辉欺压村民,强占村内集体资源只是该团伙涉黑犯罪的冰山一角。要查清该团伙的犯罪行为,就要从他们的发迹路线开始挖起。那么,陈某辉团伙是如何一步步发展成为欺行霸市,横行乡里的黑恶性质组织的呢?

清远市清城区龙塘镇新庄村委会大沙塘村有村民千人左右,其中陈姓村民占了90%,1971出生的陈某辉就是土生土长的原住民。中学毕业后,陈某辉起初与同村发小陈某金、陈某强一起做些贩卖烟丝的小生意,随后跟着当时的村干部陈某和承包修路等小工程。

陈某辉此时嗅到了商机,他也想涉足河砂行业,但是由于缺乏资金团伙成员一开始并不同意。2003年的时候,他们也是跟别人合作,刚开始也是没钱的。

跟陈某辉合作的人叫做潘某添,两人是同班同学。潘某添手中有一些采砂船,同时也有众多对手,这些所谓的对手其实就是其他采河砂的公司,陈某辉可以出面去解决。于是,两人一拍即合,陈某辉因此逐渐在清远北江河流域的采砂行业中站稳了脚跟。

2008年,陈某辉才叫了陈某金跟陈某强,当时这个生意非常来钱,赚钱很快。叫来这些人一起做河砂生意,陈某辉有两个目的,一是想做大生意,让大家也能跟赚钱,二是想壮大自己的团伙,拉拢与村长陈某金等人,以便在关键的时候能获得帮助。

渐渐地,在陈某辉的运作之下,他逐渐取得了北江河流域清远段采砂的控制权。为了进一步垄断市场,陈某辉成立了多个公司。这些公司在开采河砂项目中串通招投标,排除异己,明面上一个项目有多家公司竞标,其实所有中标的公司都由陈某辉实际掌控。

但陈某辉的野心不仅限于此,由于河砂带来的利润巨大,为了使利益最大化,他们花重金购买了多条采砂船,从白天到晚上不停地疯狂开采。

据了解,为了保持环境的生态平衡,有关部门规定河砂的开采每个标段都有固定的限额,陈某辉不仅不在规定的时间内开采,还在标段以外的范围盗采。2013年以来,陈某辉名下的采砂队因夜间盗采发生了多起事故。为了躲避监管,他们在无照明的条件下进行,也造成了人员死亡事故。

不仅如此,周边的村民建房所用的砂石也被该团伙控制,村民在该团伙标段以外的地方运沙会遭到该团伙的阻止,更甚者会遭到打击报复。2009年,村民王某和李某到河边运沙,被团伙成员发现,双方发生了冲突,村民王某和李某都被打伤。

村民开着拖拉机运沙,他们认为村民是在偷沙,就冲上去对村民进行殴打。团伙成员拿着铁叉、铁棍对村民进行了殴打,村民被打得落荒而逃,其中一名村民还受了伤。通过这种暴力手段,陈某辉团伙在和江北流域建立了绝对的垄断地位。

最疯狂时,从清远英德市黎溪镇到清城区石角镇的北江河段27个标段,近10多艘采砂船盗采不停,可谓日进斗金。

使用同样的方法,陈某辉团伙还牢牢控制了两家采石场,为了攫取最大的利益,陈某辉团伙也是大肆的盗采,远远超过了允许开采量的十倍以上,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不可修复破坏。

通过盗采砂、石,陈某辉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此后他开始涉足房地产,发电站等行业,还成立了投资公司,用合法的生意掩盖自己的非法所得。该团伙逐步发展成集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行贿等多种违法犯罪于一身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横行乡里、称霸一方、非法敛财,对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造成严重破坏。

在团伙成员看来,陈某辉能摆平的事有很多,不仅如此,还能带着大家赚钱。所以很多人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陈某辉为了控制大沙塘村,让大沙塘村成为自己生钱的工具,他还频繁插手村内的基层自治。安插自己的亲信进入村小组,牢牢掌握村内大小事务的控制权。在控制村小组之后,陈某辉就开始密谋他新的发财计划。

2011年底,陈某辉看中新庄村旧农机站地块,以该铺面地块在之前是大沙塘村的为由,召集组织成员将地收回,做房地产开发,但遭到店主的反对。

当时他们煽动了很多村民跑到商铺里用红绳子把商铺围起来,然后叫来一些大卡车,拉了很多瘀泥倒在商铺门口,迫使商铺铺主没办法经营。

此外,陈某辉以周边企业排污污染农田为由,向企业增收排污费。很多企业不想得罪当地人,宁愿花钱息事宁人。对于那些不愿意缴钱的企业,陈某辉则指使手下去干扰企业的正常经营秩序。同样用卡车运泥土倒在厂区门口。

陈某辉通过种种非法的手段,积累了巨额的财富。他用这些钱财的小部分,在村里盖了一栋豪华别墅。在外边看来像一栋豪华的大酒店,家中一共装了三台电梯。

在这张大沙塘村的航拍地图可以看到,陈某辉家的房子最为显眼,在门前还有一个池塘,在院子里还有几颗樟树。据了解,有些樟树还是他的手下从别的村民那里强行挖过来的。

在修建别墅的时候,陈某辉觉得自己的院子里还缺棵樟树,他就指使手下的马仔去挖村民家门前的樟树。在挖的过程中,被村民发现,但这帮人还是强行把樟树挖走,种到了陈某辉的院子里。

陈某金还套用新农村建设的公款修建了一个篮球场和后山花园,而他自己的房子二楼直接与球场相连。花园、篮球场名义上是供村民运动休闲使用,但是要进去却并非易事。

至此,举报信中所举报的内容已经被一一印证。经过近两年的调查,专案组已经基本查清陈某辉团伙的犯罪行为,掌握了大量的犯罪证据。陈某辉为该团的首脑,骨干成员陈某金负责管理大沙塘以及村中事务,陈某军负责新庄村内事务,吴某飞负责投资公司,陈某强负责经营采石场,潘某添负责砂场,各骨干成员下又有多名团伙成员。

2018年4月2日4时,收网时机已经成熟,在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清远市委市政府的联合指挥下,统一收网行动正式开始,代号“11·11”专案。指挥部一声令下,200余名精锐警力迅速出击,一举抓获以犯罪嫌疑人陈某军、陈某金为首的20余名涉黑组织成员。同时,另一队的外围抓捕组也敲开了陈某辉位于清远市清城区某大厦的家门,将陈某辉成功抓获。

至此,警方成功抓获以陈某辉、陈某金为首的涉黑组织成员35名,收缴仿制枪支、木棍、棒球棍等作案工具一大批,总涉案资产估值超10亿元。

面对记者的采访,陈某辉始终都在狡辩。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矢口否认。不过,大量的证据都能够证明陈某辉是该犯罪团伙的首要成员,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陈某辉为了逃避监管,拉拢腐蚀了个别相关的工作人员,与其沆瀣一气,欺上瞒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以陈某辉为首的团伙在这张网中疯狂地敛财,导致被欺压的村民们有苦无处诉。

“11·11”专案组对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发现的有关公职人员违纪违法线索进行汇总整理,发现陈某辉团伙与纪委监委进行会商,并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有关涉案公职人员开展调查,共查处涉案公职人员26名。

目前,陈某辉、陈某金等人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串通投标罪,非法采矿罪,洗钱罪,寻衅滋事罪等,已经移交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2月10日,清远市有关部门对陈某金的违章建筑进行拆除。2019年4月22日,有关部门再次行动,依法对陈某辉的违章建筑进行拆除。这两栋违建的拆除,也标志着以陈某辉为首的农村涉黑团伙彻底覆灭。大沙塘村村民的生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近些年来,农村黑恶势力的存在与滋长严重妨碍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构建。在这里,警方希望广大群众积极举报涉黑线索,公安机关对黑恶势力决不姑息纵容,坚决依法惩处,坚决铲除黑恶势力得以滋生的土壤。

  中国7月调查失业率5.3%,前值为5.1%。

责任编辑:孙剑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