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网赚论坛

TMT行业时评人:在线教育如果名不副实 会成付费毒药_绵阳网赚论坛

admin 2019-07-25 08:08 新闻公告 0 评论

刷新闻赚钱平台首富赚钱是一个推出不久的苹果试玩平台,初次接触感觉这个平台“俗不可耐”。首先是名字,显然首富不可能靠这个赚钱,用这个赚钱也当不了首富,这么夸张让人怀疑平台是不是不靠谱;其次logo也是土味审美,一张财神像充满了“封建色彩”。更有意思的是那个入口图标(app打不开时,方便重新安装的一个官方链接),居然用黑框把财神爷框起来了,瞬间又变成反封建的斗士了……

当然,这些只是表面的,甚至无关紧要,我们更关心的还是这个试玩平台能不能赚到钱。从这个思路去考察首富赚钱app,你会发现它不俗的一面。

第一,首富的提现门槛不高,只要满6元即可提现。虽然越来越多的试玩平台开启了1元提现,不过多数是针对新用户第一次提现的,属于新手福利;能日常提现门槛低于10元的试玩平台还是不多的。

第二,提现即时到账,这点大家都喜闻乐见,不用担心平台跑路或被封号什么的,有余额马上提走,到账的钱才是自己的。

第三,每天下午2点还有个秒杀任务,2元一个,全网最高价。一般有500份,卡点抢还是很容易的。

第四,邀请奖励不封顶。徒弟每完成1个任务,师傅都可以获得0.3元奖励,虽然不高,但是不设上限,永久奖励。

所以,首富赚钱还是很硬核的,可玩性挺高。虽然当前任务量一般,任务单价也只是0.8元为主的水准,但可以看出平台的诚意与进取心,而至于能不能成为一个新的主力平台,就看它每天下午的表演了。

>>首富赚钱app下载

试玩提示:首富赚钱的任务需要手动打开,试玩结束后如果提交按钮没有激活(变红色),可以尝试刷新下页面。

  原标题:7000块抢不到暑期班名额,谁赚走了家长们的焦虑 

  来源:吴晓波频道

  作者:诗琦

  每年夏天,卖得最火热的不是西瓜也不是冰淇淋,而是暑期培训班名额。

  前两天,小巴又看到这样一个新闻,说北京某家长打算花7000块给孩子报名暑假班,结果被告知已经报满,最后几个名额要靠抢。抢房、抢车牌,这下连暑假培训班名额都要抢购了。

  线下培训机构火热,线上培训班也不遑多让,从6月份开始,不少家长都表示,他们的电话、朋友圈、抖音就被“网校”“直播课”“在线辅导班”广告轰炸了。

  不用接送、随时学,还有人工智能、大数据加持,K12在线教育机构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家长们的首选。

  所谓的K12是指KindergartenThroughTwelfthGrade的缩写,意为幼儿园(Kindergarten,通常5-6岁)到十二年级(GradeTwelve,通常17-18岁)的基础教育。随着“二孩”政策的开放和教育意识的不断深入,K12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比你想象的更大。

  据艾瑞研究报告显示,中国K12在线教育市场以每年30%的增长速度递增,今年市场规模已达到648.8亿,按照这个趋势,到2022年将达到1503.4亿市场规模,无怪乎有人说“今年还有什么风口的话,就是互联网教育和互联网买菜了”。

  金矿有了,入局者增多,五花八门的K12在线教育广告层出不穷,家长们踩过的雷也不少。

  前不久就有用户投诉,在某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平台上进行英语课程学习时,无法公开查询到外教的教学资质,在与客服沟通后,对方也无法提供对应外教的证书和材料。

  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光是我们一家查不到资质,行业整体都是这种情况”。

  据小巴了解,除了部分老牌教育机构的线上业务外,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某些小机构在融资难以维持时,选择破产甚至跑路,家长们学费难以讨回,甚至无处维权。

  在K12机构困难重重的大背景下,政府部门近日再次补刀。

  7月15日,教育部、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办等6部门就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规定:

  ① 语数外等学科类课程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

  ② 每节课持续时间不得超过40分钟,直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1点

  ③ 不得收取超过60课时或3个月的费用

  ④ 从事学科知识培训的人员应具有国家规定的相应教师资格

  那么这次整顿力度究竟如何,是否如外界所猜测那样,对在线教育培训机构的商业模式造成极大冲击?在线教育机构将会作出什么样的调整?作为K12赛道的投资人又如何看待本次政策的影响呢?一起来听听大头们的看法吧。

  上海市要求私立学校(中小学)不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教纲,一定要用国家的教材。私立学校也不再有独立的招生权限,完全按照国家的标准来招生——这是最近发生在线下的两个大举措。

  这个文件就是在教育部持续打击校外培训的大背景下发布的,是教育部对现在K12教育越来越鸡血状态的一个管控。连连出拳背后,也说明了国家对中小学,尤其是K12的教育,下了非常大的决心。

  既然教育部门这次发布了管控文件,作为一个个体,不论是学生还是家长,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作为一个线上线下的培训机构,就只能且必须遵守它的规则了。

  同时,从这个规则里面,线上线下的教育机构需要看清一个大的趋势和方向。

  互联网竞争当然有营销层面竞争,但我觉得这个大趋势跟营销前置关系不大,培训机构要重新思考一个大逻辑。

  这个大逻辑,在过去是满足孩子和家长在竞争过程中产生的焦虑感,孩子通过不断地补习,不断地加码获取优势,同时也让其他的孩子觉得很痛苦,不得不学。

  这其实是教育层面上的囚徒困境。我相信文件发布的背后原因,一定是教育部觉得这样激烈的竞争对孩子来说太重了,需要减负。 

  所以,在未来,培训机构需要重新去理解产品的设计,补充类的校外补习,以及超编内容都已经不再被允许了,但围绕大纲类课程的练习补习,以及一些非应试的兴趣班,这些可能会变成未来真正可行的一个领域。

  在线教育本质还是内容产业,是内容付费的一种,能否提供有效的服务是能否长久的根本。

  但现实是,在线教育在内容设置上存在很多乱象。

  首先,在师资能力上,曾多次出现过师资不符(外教尤为突出)的状态。

  其次,在课程设置、课程方向上,要么直接将过去线下的内容“搬”到线上,无法做到真正的差异化;要么用一些噱头(比如右脑训练、新思维之类的)进行概念包装。

  他们立足于营销,缺少教学水准的提升、内容视野的扩展,本身就是一种本末倒置。营销可以引流,也可能给用户带来“安慰剂”的作用,但如果名不副实——对学员个人没有显著提升,最终都会成为付费毒药,一旦光环褪去,也就陷入了困局。

  同时,在线教育也有许多自己难以解决的问题。

  比如,针对升学的在线教育,由于国内地区的教学风格差异、高考录取分数上的一些差异,导致所谓的优质师资,会出现“橘生淮南为橘,生于淮北为枳”的现象;作为精品推出的私教模式,也很难真正打破网络“不够实”的互动难题,做不到手把手教学的体验感……

  因此,想要通过网络扁平化中国教育,尤其是高考前的应试教育,本身就是一种奢望。

  目前看来,《通知》的发布暂时还没有对企业或平台有太多的冲击,真正有实力的平台或企业,其实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内容黏性达成中长期培训,而不是反过来,通过超长时间的预收费来形成黏性。

  近几年来,在线教育不是在认真做内容,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营销上,获客成本很高,盈利能力弱。还有的做假数据,编造平台有多少名师,多少用户,以此来吸引投资,但平台的教育服务质量并不高。

  规范在线教育,取决于政府部门的监管,能否切实建立备案审查制,进行过程监管。

  如果过程监管不到位,乱象会依旧存在;如果过程监管到位,那在线教育机构的运营成本必然增加。

  比如外教就不可能靠包装,必须聘请有合法资质的外教;也不可能跨年度收费,必须按规定收费……这些要求机构必须以质量吸引客户,而不是利用营销手段,也迫使机构转变经营思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资本当然可以进入,但必须搞清楚什么是在线教育,要投那些真做教育的,而不是玩互联网概念的。而且,不能以赚快钱的心态来发展在线教育,要以品质作为最重要的追求。

  其实,这个行业从一开始就是依赖外部资金注入才能存活的,所以从商业上来讲,拿投资确实是它的现实需求,把数据做好,投资才能源源不断地进来。

  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教育方面的研发投入,没有这部分,教育质量、教师资质方面差,光是拿钱做数据,就是“洗用户”。

  所以,为了规范行业发展,还是要出台一些相应的政策、限制,来促使行业把一些资源分散到教育研发方面去。

  这次《意见》的出台,对目前的各种行业乱象有降温的作用,也意味着这个市场初始的基础已经打好了,准入门槛也提高了,陆续洗牌后,一些小型的发展不怎么好的公司,将会在重重压力下退出。

  互联网+教育是前人趟出来的,有前面五六年的失败,才有了现在的一些可能性。

  但现在互联网+教育的规模还是太小,在整个教育的大盘里可能连1%都不到,其中当然存在比较多的模式创新空间和潜力,也会有一些新的模式出来促进新陈代谢,这个力量是摧枯拉朽式的。

  但我的判断是,即便如此,这个行业可能也好不到哪儿去。

  首先,教育大盘的整体态势还没有得到改变,它牵扯的利益环节太坚强,太根深蒂固。你看现在大家都在说做K12教育,但是他们实际上做的都是假的K12,都是一些辅助性的东西。

  其次,教育有一定的公益属性、社会效益,资本想进来就得规规矩矩的,不能越雷池半步,否则会毫不留情把你推出去。

  最后,教育也是难以被互联网化的,互联网+教育再有十年能拿下一成的份额,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互联网教育机构有链接的能力,传统教育有经验和资源,所以互联网+教育应该更好地和传统教育进行结合,而不是脱离传统教育,自创一个体系。

  但现实是这其中有太多的利益牵扯,大家各有各的利益取向,谁都不想在合作中处于被动。怎么让大家打消顾虑,实现真正的共享,是需要更多考虑的东西。

  教育属于民生行业,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特殊行业就不能用彻底市场化的方式去管,国家也不会把它彻底当成是一个会创造税收、经济价值的产业来看。所以这背后有很多政治层面的考虑。

  其实这次的《意见》并不算特别严格。一方面是尺度还算比较宽松,并没有一棒子打死在线教育;另一方面是时间上比较宽松,给了充裕的整改时间。

  《意见》政策下来后,我们投资者也并没有很大的心理震荡,国家在出这个政策以前,必定做过大量调研,与一些相对较大的在线教育公司做过沟通,了解他们的情况,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赵慧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