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网赚论坛

国常会:统筹运用多种工具 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_绵阳网赚论坛

admin 2019-07-25 08:08 新闻公告 0 评论

发财致富的新闻来源:律事通

这段时间,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24条的争议又开始多起来。网上抗议这个法条的群体主要是一群因为丈夫在婚姻存续期间背着自己借债,因而需要与丈夫共同还债甚至因此成为老赖的女性。对此,有人调侃,婚姻法24条简直就是发家致富的新路子!而对于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作者莫大可提出:每次都是法律成为背锅侠,合适吗?

法律又让坏人钻了空子?

网络上最近火着这样一个新闻“他们因前配偶举债而成老赖,房子被执行,深陷债务危机,孩子成最大受害群体”,“受害人中不乏海归、教授、医生”。

最近类似的新闻挺多,陆陆续续也曝光了些案例,于是有人出来提:有关推定夫妻共同债务导致夫妻中相对无辜一方受损失的问题,法律的空子让坏人有机可乘。于是又有键盘侠出来主张废止这条款。

之前,新闻报道: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下称“24条”)催生出一个特殊群体——他们虽已在法律上和此前的配偶结束了人身依附关系,但他们因前配偶的不当举债而深陷债务危机。

经历过共同的创伤,他们通过QQ群微信群全力做这样一件事——希望法律机关重构家庭债务承担规则,“在法律框架之下解决这个问题。”

报道中,不乏这样的案例:

1.达州陈女士被人一纸诉状告上法庭,讨要55万债务,被一道起诉的还有他的前夫舒某,将陈女士前夫舒某和她一道告上法院,讨要55万元债务。而早在2010年1月13日,陈女士就已和舒某离婚。陈女士55万连带责任之债,源起2015年前夫舒某写的一份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中,舒某表示,他于2009年7月23日在郑某父亲处借款55万元,用于交付工程项目质保金。 庭审中,陈女士提交了一份上述工程的中标通知,该通知显示,前述工程直到2011年才中标。最终,两审法院均认定,虽陈女士已和舒某离婚5年,但由于债务形成于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工程发生时间与转款无必然联系,陈女士需对这笔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重点大学毕业的王女士,2013年10月8日结婚,去年6月12日离婚。婚后,王女士努力工作和学习,相继获得了国内注册内部审计师、外企财务分析师等职业资格证书。离婚后见到法院传票她才知道,前夫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背着自己借款300多万。刚开始,王女士觉得自己不知情,也没有花借来的钱,“找位律师去代理一下就算完事。”但判决结果让她傻了眼。莆田市两级法院终审判决王女士需承担连带责任。今年10月20日,因无钱支付生效判决,王女士被法院纳入失信名单,成为“老赖”。

3.李女士是一位媒体人,供职于某央媒。早在离婚起诉时,李女士就已锁定前夫婚内出轨和家庭暴力等证据,现在却不得不面对本金高达280万的夫妻连带之债,而李女士前夫举债时间,发生于两人起诉离婚的次日。因受债务之累,李女士唯一一套住房也被查封。

4.2012年2月15日,董女士和王某结婚。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书记录,在婚后不到两个月时间里,王某向叶某疯狂借贷1120000元。其中最早一笔20万借债,发生于同年3月14日,此时两人的婚姻还没有满一个月。据董女士讲述,结婚两个多月后前夫王某即消失不见,至今下落不明。同年6月,她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首次离婚未获得支持,直到2014年2月20日,再次起诉后才被法院判决准予离婚。董女士和王某法律意义上的婚姻存在了两年,但共同生活的时间可能也就两个月。判决书显示,王某向朱某举债时间为2012年2月19日,此时为两人结婚的第四天。因为这段婚姻,董女士付出了惨重代价。此后的10多起民间借贷诉讼中,董女士均被判承担连带责任,总金额在500万左右,这些借贷基本在婚后两个月内发生。婚前由父母出资,登记于董女士名下的一套价值300余万的住宅已被强制执行拍卖,因资不抵债,她也成了“老赖”。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对此,善于调侃的段子手,更是创作了流行的新段子,拿这条款来打趣,说这是一条发财致富的新路子。

有新闻说“她结婚两个月欠债500万!婚姻法的这个24条,吓得我不敢结婚”,这个锅眼瞅着就得法律来背了。用脚都能想得到陆陆续续得有多少人出来为了这个给恶人造了空子的法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那,恶人怎么钻的法律空子呢?

坏人从哪钻的空子?

意见、谩骂和恶搞主要是瞄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24条的规定。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锅就是从这发来的。毕竟,是这一条直接导致裁判过程中夫妻一方背了债。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各种修订法律过程中,关于婚姻法讨论提意见的数量,比关于物权法提意见数量要多的多。这也并不是物权没有婚姻关系重要,而是婚姻嘛,好像大家多多少少都能说上几句,长个脑袋就算是专家。

信息爆炸,新闻评论如今发展到几乎什么都可以拿来批评和吐槽的程度。多了新闻监督自然是好事。只是,谁来保证躲在某个角落电脑屏幕前的键盘侠心里是为了监督呢?

锅既然找到了,那就看看该谁背吧。

这个空子的锅该谁背?

说起来婚姻法中有关债权归属问题的规定,并不像键盘侠们批的那样,冤枉了一大群婚姻关系中单纯而无辜的一方。

但就法律而言,从民法体系看夫妻共同债务的定义应属于婚姻法的基本范畴;从婚姻法的沿革来看夫妻共同债务仅指“因夫妻共同生活所负债务”;从家事代理权的含义来看夫妻共同债务需以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为限;夫妻共同债务需以法律明定“共同清偿”为识别标准。根据法律与司法解释的关系,司法解释是法律适用过程中对法律的解释,不可能设立新的民事基本制度。《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只能是对婚姻法的解释,并非对于夫妻财产制或债务制度的新设,该条解释中夫妻共同债务的概念,亦应为“因夫妻共同生活产生的债务”。

从社会学观点看,债的发生是社会分工和生产发展的必然。债的作用之一就是通过叫做债的社会关系尽可能的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源利用率,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

从交易成本角度看,若是这个把债务人的婚姻感情状况和钱到底会花到哪里的事儿甄别清楚的责任归了债权方,每一次与夫妻双方签字确认债权债务关系就成了个巨大的麻烦事。你走到哪里都得带上媳妇或者老公,就像现在带着身份证一样。毕竟,媳妇儿得签字画押,当面确认,表示彼此感情很好,这钱是全家人花或者为了全家人花,否则,谁敢借这个钱?

婚姻的社会职能之一就是形成一个小的共同体,通过共同体内部和共同体外部的行为方式不同。从而以一致对外的方式来降低交易成本。这样的功能,让债权人可以善意的推测面前签字的这位跟配偶在民政局领证之前,就完成了甄别信用额度和其他人品指数的工作。

因此,再看看这个逻辑:我被前夫恶意借贷而背了债务。我被自己老公骗了,我再跳出来说我好冤枉,我都不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这规定太不合理,应该让借贷那人担这责任。连你一个天天谁在枕头边的人都甄别不出,没有明显的外在表现,你让债权人做冤大头。这逻辑上情理上处处透着的都是不讲理。

简单地说,不可能每一次的债权债务行为里,债权人都要履行一次婚姻状况考察。没考察清楚就活该冤大头?作为复杂社会职能的婚姻关系双方,才更应该成为对方信用额度的背书人。就像做无限连带担保责任的担保人一样,缔结婚姻时没有审慎考虑,给另一方骗,做冤大头,也只能是赔完了婚姻外部的,再来到婚姻内部解决追偿权的问题。

为什么每次的背锅侠都是法律?

如果条文不是儿戏,而是有审慎考虑的。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要求废止呢?

说起来,被要求废止的又何止这么一条呢?我心里单纯的觉得夫妻一方可怜,那就废止。再单纯的觉得孩子不回家可恶,就得立法。判的结果对我有利,那就是法律公正。判的结果对我不利,就是法官有问题,法律有问题。更可怪的是,这样的道德评价,居然还有法律人出来用无比复杂的专业术语解释法律没欺负弱者,没欺负天上掉下来五百万债务的单纯小女生。

我们这条不是这个意思,也不都是要让婚姻对方承担,这锅有可能给夫妻另一方也有可能给债权人的。用婚姻法的时候另一方背,那,还有使用合同法的时候呢?那时候,这个锅就能给债权人了。所以,你们不要上来就愿望我们法律欺负了夫妻中的那个无辜单纯被欺骗了的另一方。

说到底,法律并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裁判权威。不但没有彻底的实现终局性。如今,连现行法条的合理性都要不断拿来被批评调侃。法律就像历史一样,都是人人打扮的小姑娘。对历史没有敬畏,那就成王败寇,没有了是非。对法律没有敬畏,那就有利就服没利就闹,哪来的法治。

  国常会:统筹运用多种工具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7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化区域金融改革试点,增强金融服务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能力。

  每经记者张卓青    每经编辑卢九安    

图片来源:摄图网

  7月24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化区域金融改革试点,增强金融服务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能力。

  支持中小银行发展,降低小微、民营企业融资成本

  会议指出,近年来一些地方贯彻新发展理念,围绕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科技金融和金融更高水平开放等开展改革试点,取得积极进展。

  下一步,一要按照宏观政策的要求,统筹运用多种工具,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支持中小银行发展,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民营企业融资成本。要压实地方责任,防范金融风险。区域金融改革创新要服从服务于宏观政策的大局。

  二要明确目标,统筹推进区域金融改革创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和区域协调发展需要,以金融支持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三农”、科技创新以及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等为重点,深入推进先行先试,对有试点意义的改革方案成熟一个推出一个。

  三要建立动态调整的区域金融改革工作机制。加强对试点的跟踪评价和第三方评估,对没有实效或严重偏离改革目标的要及时纠正或叫停,不能只要“帽子”不干事。

  对达到预期目标、成效明显的要鼓励开展新的改革探索,并将已形成的可复制经验加快向更大范围推广,使金融改革开放创新举措更好发挥促发展、惠民生、防风险的实效。

  今年3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采访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中外记者并答记者问时曾表示:“服务实体经济,这是金融的天职,但是我们确实面临着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经济、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去年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遏制了融资难、融资贵上升的势头。我们四次降准,其目的还是通过降低金融机构本身的成本,促进这些资金流向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今年我们要抓住融资难融资贵这个制约经济发展、市场活力的‘卡脖子’问题,多策并举、多管齐下,让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在去年的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也在2019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人民银行将与相关部门一起,积极配合,确保实现国有大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降低1个百分点的目标。

  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会议提及:统筹运用多种工具,推动实际利率有效下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政策对于小微企业一直给予呵护。

  就在1月25日,央行开展了2018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在政策激励下,与上年相比,更多金融机构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标准,可分别享受0.5个或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

  央行表示,此次动态考核净释放长期资金约2500亿元,加上1月4日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置换中期借贷便利后净释放的长期资金3000多亿元,以及1月23日开展的2575亿元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上述三项措施共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央行1月2日决定,自2019年起,将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小型和微型企业贷款考核标准由“单户授信小于500万元”调整为“单户授信小于1000万元”。这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引导金融机构更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的贷款需求,使更多的小微企业受益。

  需要注意的是,央行此前也曾发文,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为稳妥有序释放资金,确保用于扩大普惠信贷投放,此次存款准备金率调整将于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实施到位。

  此次定向降准是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责任编辑:陈鑫